主页 > 娱乐 > 叠影倒映,《天国与地狱》,是一念之差、还是不可逾越的阶级?

叠影倒映,《天国与地狱》,是一念之差、还是不可逾越的阶级?

佚名 娱乐 2020年09月17日

叠影倒映,《天国与地狱》,是一念之差、还是不可逾越的阶级?

昨夜重温黑泽明1963年的《天国与地狱》,他很多作品都是如此,看了又看、复又再看。就像不朽画作,不在于一个故事,也不在于一刻惊艳或欢愉。过目难忘,温故知新。



电影《天国与地狱》海报


影片故事取材于爱德华·麦克伯恩《金格的赎金》,传达的思想又不止于此。黑泽明的镜头一如既往的饱满深邃,没有无关信息,景、物、人,每一帧构图都呈现出不可超越的美感。尤其人物群戏的画面掌控,宛如群体肖像画一般,远、中、近景错落有致,各人表情神态的精准捕捉,总让我不禁啧啧赞叹。




拍摄现场照片


影片时长143分钟,可分为三大幕。如话剧般充满张力地刻画人物形象的第一幕,唯一的场景是高高在上的现代化西式豪宅,如天国般舒适的环境里,却要做出拷问人性的选择;第二幕则是回到人间,正义与罪犯的角逐,真正的大师级探案片,悬念重重又气魄非凡;第三幕,以污浊的臭水塘为分界线,在舒伯特《鳟鱼》的背景音乐里,即走入了地狱。






天国里的拷问和选择


三船敏郎饰演的中年实业家权滕今吾正在他的山顶豪宅里,举行关于民族鞋业的董事会议,讨论关于新鞋的质量问题。


权藤的表态慷慨激昂,他觉得不应该只顾降低成本提高利润,而忽视了鞋子本身的质量。此番言论显然跟其他三人急功近利的理念大相径庭,因此他们威胁罢黜他的董事会职位,由某个听话的傀儡顶替。




面对威胁和诱惑,全滕选择了良知。不仅如此,他还展现了一名有为实业家野心勃勃的一面,他安抚为他担忧的美丽妻子和追随他多年的得力助手,胸有成竹的宣称已暗中布置好一切,只待完成最后一笔五千万的股份收购,便可立于不败之地。他掏出支票递给助手,让他订了机票准备交易。




当晚的一通电话催醒了全滕的好梦,电话中全滕先是听闻自己的儿子被绑架,对方索要三千万赎金换孩子的命,很快得知绑匪错把全滕司机的儿子绑走之后,面对绑匪仍然让他支付赎金的要求,全滕态度的反差,让人既能理解又感叹人性。




别人儿子的生命,自己奋斗一生的事业和身家,如何选择?


剧情走入了充满悬疑与道德挣扎的情景中。总是在镜头角落里焦急却无奈地低头不语的司机,总在全滕对面或身侧竭力劝说他作出牺牲救孩子的妻子,权藤占据着镜头的中心,他是局势掌控者,他的决定关乎孩子和自己一家的命运。不时进入镜头分析形势、解答问题的警官(仲代达矢饰)在这一幕中则总是显得同情、尽责、却无奈。


位置不变的室内陈设(如时钟、电话、台灯、窗帘、沙发……),随着镜头的变化出现在各人物之间,隐喻着彼此的隔阂。




经历整夜思想挣扎和助手突然背叛的全滕,在第二天终于决定舍弃事业和优渥的生活。于是在黑泽明让人叫绝的深景镜头中,我们看到前景里警官正在分析电话录音,中景里警员们争分夺秒地清点钞票,远景里的全滕忧愁地独坐于黑暗里。





高速列车和警察局


急速行驶的列车上,应罪犯要求交赎金一出戏,镜头下目光坚定抱着钱袋的全滕和屏声静气蓄势待发的警察们,只能听见列车行驶在轨道上所发出噪音的寂静里,紧张感让人窒息。




列车电话响起,众人在车厢里警惕又焦急地由远及近向镜头压过来。全滕将钱袋塞出车窗之后,不得不感叹罪犯在这个环节的巧妙设计。


然后终于,全滕在阳光里将司机的孩子托起,警察们远远望着这一幕,心底里应该和我一样敬佩和赞叹吧。



镜头来到街头巷尾和警局,案件进入侦查环节。这里尤其感叹片中警察们办案的认真负责,事无巨细。炎热总被黑导用以象征人间的苦闷,片子里警察们长达十多分钟的案情分析会议上,我看到大汗淋漓中报告各小组调查进展的一个个尽责的凡人,不由得心生安慰。



罪犯无疑十分狡猾,案件侦破并不顺利。警方结合大量走访调查、在全滕司机和孩子的协助下终于来到案发地,却发现罪犯的两名帮凶,已被主犯用毒品杀死在偏僻的小屋里。


机智的警官发现主犯没有拿走两名死者分得的赃款,判断他应该并不知道两人已经死亡的确切结果。于是联合媒体放出假消息。





污浊水塘里的鳟鱼


背景音乐里演奏着舒伯特欢快又流动的A大调钢琴五重奏名曲《鳟鱼》,镜头特写画面是一个漂浮着各种垃圾的污浊臭水塘,水塘之畔是穷困潦倒的年轻实习医生竹内狗窝似的破木屋。




从竹内家的窗口望去,清晰可见全滕家高高在上的豪宅,此前竹内就是从这里监视全滕家的动静。




此刻,竹内正气急败坏的盯着报纸上一则新闻“赃款在市面上被发现”,新闻照片是全滕那样式独特的钱袋。竹内急忙翻出钱袋,装入旧纸箱里,匆匆出了门。



警官来拜访即将搬出豪宅的全滕,两人陷入无可奈何的沉默之时,透过豪宅宽大的落地窗,看见山脚下不远处正淼淼升起粉红色的烟雾(交赎金前,皮质钱袋内置入了特殊药剂),这是整部黑白电影中唯一出现的色彩。



原来天国和地狱并不遥远,举目可见。随后,警方顺藤摸瓜一路追踪,在竹内潜回两名帮凶的房子企图再次下手的时机,抓获了这名年轻的实习医生。



这过程里,警察伪装下接力跟踪,跟着准备交易毒品的竹内去过酒吧,那里随处可见寻欢作乐的美国大兵。拥挤喧闹混乱的酒吧群像,让人看来觉得胸闷。



竹内曾走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到海边。这个年轻人实施了令人发指的犯罪,此刻他吹着海风眺望远方的海面,他在想什么呢?



竹内还去过阴暗的深巷,巷子里躺卧着、徘徊着一个个毒瘾发作如行尸般丑陋的人。其中一个女人发狂似的抓挠着铁栏,眼中满是贪和欲。




这里警察为促成竹内的死刑,没有提前逮捕他,也直接导致了一名吸毒女子成为了竹内实验毒品剂量的牺牲品(以便使用毒品来杀死他误以为出卖了他的两个同伙)。镜头里除了女子面目狰狞而死的短暂特写,她的死片中没有再多交代,就这么一笔带过,无声无息。





天国与地狱的距离


对了,竹内曾在街头撞见并不认识自己的全滕。这个倾家荡产的人居然饶有兴致的正在商店橱窗外给家人选礼物。竹内盯了全滕一会儿,走上前去向他借火点烟。两个来自不同“阶级”的男人第一次面对面,火苗短暂的点亮又熄灭,全滕转身离去。





故事的结尾,被判死刑的竹内唯一要求是与全滕见面。在监狱里,隔着玻璃墙,两人倒影相叠。竹内在昔日资本家对面,翘起二郎腿不自然的笑着。


靠妻子的嫁妆和自己半生奋斗改变命运的全滕,已经不记恨面前这个让这一切化为泡影的罪犯。


——“你看起来挺好的,你现在在做什么?”


——“还在做鞋子。朋友的一个小公司,让我负责,我想把它做得跟民族鞋业一样大。”


——“你为什么那样看着我?我很快就要死了,但是我不怕……我要死了,你高兴吗?”


——“为什么我们要彼此憎恨?”


——“我不知道,我对自我剖析没兴趣,我只知道我去年刚刚死了母亲,再也不用听她唠叨......我的屋子到冬天会很冷,到夏天又会很热,我无法入睡,而你的房子看起来象天堂,高高在上,那就是我开始恨你的原因,那给了我一个生活的目的,就是让有钱人变得不幸!”


——“那么,你很不幸吗?”


——“你想知道我的生活经历吗?我不想博得你的同情,那不是我要见你的原因。”


——“那么你是为了什么呢?”


——“我不想让你认为,我会怕死而哭喊。我的手不是因为紧张而颤抖,而是由于这么久的孤独,它们才会颤抖。我不怕死或是下地狱。自从我出生,我的生活就一直像是在地狱,但要是让我上天堂,我倒真会颤抖。”


《鳟鱼》原是18世纪德国诗人舒巴特的一首诗。舒巴特曾因政治因素遭囚禁,在牢狱生活中对自由的渴望,而作了这首诗。寓意是善良与单纯往往要被虚诈与邪恶所害。最后明确告诫初入社会的年轻人,不要成为天真而无辜的鳟鱼。





方寸间感悟生命,痴嗔里皆是美好


更多精彩影评,请关注@莫莫影剧社


原创文章,侵权抄袭必究


标签: 天国   镜头   地狱   罪犯   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