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体育 > 武汉卓尔2-2北京国安:破解珍珑棋局,需要点莽撞劲

武汉卓尔2-2北京国安:破解珍珑棋局,需要点莽撞劲

佚名 体育 2020年09月15日

武汉卓尔2:2北京国安:破解珍珑棋局,需要点莽撞劲

中超第一阶段苏州赛区第9轮,北京中赫国安对阵武汉卓尔。上半场,张玉宁传射建功+中柱,巴坎布连续五轮破门。下半场,巴普蒂斯唐与埃弗拉三分钟内先后破门,比埃拉禁区内被绊倒,主裁判未判罚点球。最终,国安两球领先2-2遭武汉3分钟闪电扳平,近五轮仅一胜。


别的不用多说了,这场比赛,只用关注何塞的首发布置和临场换人就好。


“我们设置了比赛计划,意识到我们必须上场13名球员才能击败他们:我必须有一个球员盯防莫伦特斯,然后派一个自由的中场球员在一旁掠阵;另外一个球员盯防费戈,然后另外一个站在他可能突破传中的地方;我还需要一个球员盯住打左路的齐达内,但我又需要一个右后卫好好占住位置。加起来,我们需要13人。但裁判没有允许我们这样做,我们只有11人,因此0比1输了。”


这是波尔图时期的穆里尼奥在欧冠面对皇马时,采访中透露的“如何防守那时的皇家马德里”。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武汉队对阵北京国安的首发阵容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首发出来,所有微信群无一例外的炸锅了:刘毅为啥换了张成林?纳霍尔为啥又替补了?


刘毅相较张成林,防守属性更足。双方首回合交手,正是张成林开场被王刚在左路突破导致了闪电丢球,导致了最终输球。于是上一个防守更稳定的点,扛过北京国安开场的猛攻,下半场让张成林上来猛冲,这一点,相对好想。


至于纳霍尔,就很纠结了。


事实上,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想,在卓尔中前场全员健康的情况下,纳霍尔在何塞心里究竟是个怎样的定位?


捋一捋本赛季纳霍尔首发的比赛:


对阵上港的大轮换不提;


对阵重庆当代,埃弗拉缺席;


对阵河北华夏,刘云、埃弗拉替补;


对阵青岛黄海,巴普蒂斯唐替补。


即:中场三人组,宋志伟-李行-刘云的首发位是基本固定的。只是在过去的某些比赛中,因为伤病情况,当何塞将刘云或王凯的一人顶上前卫线时,这才给纳霍尔腾出了中场的位置(除了对天津泰达)。


这场对国安,除了拉斐尔,武汉队中前场能回来的全回来了,临阵还加了一个董学升。这一下,难度更大了。


你说让纳霍尔首发中场吧,宋志伟的拦截,李行的组织,刘云的向前直塞和无球跑动,这三个人特点过于鲜明,而且他们已经成为本赛季武汉队固定的中场三人组,默契、配合都无话可说了,这三个人,何塞究竟该换谁?


那把别人移到前卫线给纳霍尔在中场腾位置吧,可摆在你面前的又是两个外援和一个U23,换外援毫无意义,U23你又不能换,怎么办?


现在又加了一个董学升,这还是卓尔苦求了很久的中锋位。但由于不是U23,他的上场,又得让何塞在名额分配上一夜白头好几根。


这种排列组合的取舍,何塞作为教练,或许想的比我们多很多。足球场上,只有11个首发位,一个门将,四个后卫(按今年武汉队的常规套路),留给中前场的,也就那么七个位置,在做到阵容平衡的同时,还得满足U23要求。


如果如穆里尼奥所说,足球比赛可以13人踢,何塞一定完美解决了纳霍尔、董学升和U23们的出场问题。可问题是,不行,何塞必须作取舍。


只是他在这一场的首发舍掉了纳霍尔,信任了国产中场三人组,而已。


说回本场比赛真正的首发:


这是一个2019版的阵容(所有出场队员2019赛季均在阵中),江子磊取代胡靖航成为U23首发,但位置是左前卫,埃弗拉站中锋位。


防守端,何塞在位置上动了点心思,或者说,有些舍不得埃弗拉的攻击火力。尽管首发了防守更好的刘毅,以抑制王刚的助攻,但加一个更具速度的江子磊,可以让左路的机动性更强,一定程度上也可以保证刘毅内收到中卫时,左路不至于无人防守。所以,上半场江子磊在疯狂的回防。


进攻端,要求快速过中场,一脚出球,避免和北京国安陷入中场缠斗。首发了埃弗拉、巴普蒂斯唐、江子磊三个跑锋,就是要跑起来打的。开场阶段,武汉队向前的意识非常强,人人都有侵略性,双外援之间的长驱直入,全是一脚出球,一度和北京国安也能打的有来有回。


心思是个好心思,可当武汉队中后场出现不必要失误导致失球的时候,这样的心思就只能是理想了。北京国安的第一个进球,就是来自于紧逼武汉队右路出球空间后的高位逼抢,彼时廖均健、韩鹏飞都在右侧扯开出球空间,以至于国安反抢成功完成边路传中的时候,补防到位的只有后腰李行。


又是快速反击的布局,但又是早早失分的局面,然后反击变得毫无空间。并且,相比首回合更糟糕的是,埃弗拉由于站上了中锋位,失去了空间的他在上半场全无发挥(并且,从几次争顶成功来看,他的状态并不差),由于中场组织方式过于简单,武汉队的进攻在30分钟以后几乎已经毫无威胁了,而后防线还频频失火,如果不是门柱庇护,上半场北京国安就能让悬念尽失。


到此,意思很明确了:


北京国安的空间区域防守,让武汉队的中场出球困难(连宋志伟身边都有两人看守),于是,简单的长传冲吊成为了唯一的进攻方式,但苦于没有高点,这样的方式效率不高,所以,武汉队需要中锋;


武汉队现有场上队员,并没有足够的能制造空间,破解北京国安区域防守的球员,最好的边路球员在中锋位,最适合干这个活儿的中场球员在替补席。


董学升和纳霍尔的名字此刻已经呼之欲出了。
但是再次回到我们开始聊过的话题:全员尽在的时候,国内主力、外援和U23的平衡,究竟怎么做。


所以事实上,在半场结束前,我就在说:也许今天何塞又要换王智峰了。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在既满足政策,又不至于过于伤筋动骨的情况下,完成董学升和纳霍尔的换人。只是我没有想到,这样的换人,在半场结束后就出现了。


相比首回合,这一次的何塞更狠更果断。之后的下半场,不需多提。



所以,说这场何塞又玩田忌赛马了,虽然他赛后的意思(我们要保持一个90分钟对国安的高强度)似乎是,但我仍然固执的认为,他更像是不知道如何取舍。


说白了,今年武汉队的中前场,就好似珍珑棋局,各式各样的球员、角色,这里几乎应有尽有,只是到了落子的时候,又发现劫中有劫,既有共活,又有长生,复杂无比。《天龙八部》中,这一棋局悬赏30年,黑白两道的高手均无人解得。



看过小说的人,也都知道这棋最终如何得解----虚竹和尚闭着眼睛以“自杀一大块解放全局”的手段胡乱撞开。


对国安这场,何塞明线上动的是董春雨,但暗线里,纳霍尔换的是刘云,和虚竹的“自杀一大块”相比当然远远不及,如果他连刘云也不舍得拿下,这个珍珑棋局自然无法破解了。



这可能是这些年来武汉队中前场人手最为充足、排列组合选择最多的一个赛季,如何根据合适的对手、真身的特点来做合适的布局,如何说服自己在某场比赛要“舍弃”的队员安坐替补,这才是摆在何塞面前的真考验。如战国安上半场一般的瞻前顾后,最后可能落着一个两头空,破解这种棋局,多少需要点好人格莽撞劲的。


要不然,为啥说现在的主教练已经不仅仅是“只懂技战术就能干好”的职业了呢?


而虚竹落下那胡乱一子的时候,他只为救人,毫无棋道。而他在《天龙八部》全书中的人品,列位也都知道的吧。




周一晚21:00,抖音直播“小朱看球”


连线汉动力前方记者唐觅


为您复盘卓尔国安战



关注我们



欢迎来到足球的世界




(作者:朱万宁)


标签: 武汉   北京   防守   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