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教育 > “教师夫妻档”20余年撑起一所学校

“教师夫妻档”20余年撑起一所学校

佚名 教育 2020年12月03日

“教师夫妻档”20余年撑起一所学校

来源:贵州日报网


图集


“我愿为一支红烛,燃烧自己,照亮别人!”


这是榕江县忠诚镇苗本小学教师滚录权的座右铭,为了这样一个承诺,他和妻子潘明珍坚守仅有他们两名教职工的校园,一干就是24年。


滚录权、潘明珍照看学生吃午餐。(榕江县融媒体中心供图)


1996年7月,在榕江县职业技术学校毕业后,滚录权被分配到苗本小学任教,学校开办一至四年级,在校生只有17人。苗本地处深山,20多年前,交通闭塞,群众普遍过着“养猪为过年、养鸡为换盐”的艰苦生活。“那时,学校是一所风来风扫地、月来月点灯的简易木房,课桌东倒西歪,一块小小的学校操场凹凸不平,教学设施简陋,拆下一块门板刷一点黑漆便是黑板。”怀着满腔热血踏上教育战线的滚录权,看见眼前一幕,不由感到刺鼻和心酸。既来之,则安之。初到校园时,赶上国家“普六”期间,要求学校建设作为验收条件之一,借此契机,滚录权写申请打报告,多方争取却处处碰鼻。“幸好得到镇教育辅导站站长唐志伟的帮助,他多次翻山越岭到学校来协助我找村干并组织群众开会,记得有一天深夜,我们烧起篝火,和群众拉家常、讲故事、摆道理,最终打动了群众,赢得了支持,愿意为建校工程投工投劳,村支两委也愿意出木料。之后,唐老师又出面牵线带我到上级教育部门争取资金支持,镇党委、政府从教育附加费中挤出2万元,县教育局先后解决1万元作为建校款。”20多年前的情景,滚录权历历在目。资金有了着落。很快,一栋六排三间上下两层木质结构的新教学楼于1998年9月建成并交付使用。


苗本小学已经拆除的旧教学楼(资料图片)。


在“普六”“普九”期间,国家要求入学率达98%以上,通过入户动员,苗本小学学生数一下从17人上升到80多人,学校开办了一至五年级。“学生增加了,但课桌又出现严重紧缺,学生3、4人共挤坐一张破旧的课桌。”滚录权找到支书和村长商量,由村里捐献木料,学校自筹资金,决定制作5块黑板,50套双人桌,4套办公桌椅和一个文件档案柜。但是,按当年工价计算(含配件油漆等)至少也要花5000元左右,这么多钱,上哪去筹呢?“学校为达到入学指标,很多困难家庭学生都实行减免杂费入学,有的时候学校连书店的书费都在拖欠,资金困难,于是我召集老师们来开会,在校务会上研究,向信用社借款5000元用于解决课桌的经费。”滚录权说。


滚录权开展入户家访。(受访者供图)


2000年,为缓解控辍保学压力,巩固两基成果,学校开办一至六年级5个教学班,学生人数达100余人,公办老师只有滚录权一个,代课老师都因工资低下海打工去了。公办老师又分不进来,学校严重紧缺老师。“为了学校工作,我妻子放弃了下海打工,和我一起在这里坚守,做起一名月收入只有54元工资的代课教师。”滚录权告诉记者。由于学生人数猛增,学校周围无厕所,很多学生出学校不远就在周围解大小便,给学校环境带来很大影响。为了修建学校公厕,滚录权厚着脸皮找到驻村干部,最终,全校师生投工投劳,于2004年5月建好了学校公厕。为了让困难学子重返校园,多年来,滚录权走村窜寨,深入学生家中了解实际困难,为学生减免书杂费累计100余人次,为特别困难学生垫付书学费5000余元。2015年,苗本小学新校建设期间,为了不耽误孩子读书,滚录权把学生请到自己家去上课,楼上、楼下都成了学生教室。“每一上课,我的房前屋后都能听到孩子们的朗朗书声,心里感到很欣慰。”滚录权说。


图中三层白色楼房为苗本村苗本小学教学楼(无人机照片)。(榕江县融媒体中心供图)


从一间破旧简易木房校舍,到木质教学楼,再到如今白色新式校园、宽敞明亮的教室,学生餐厅以及游乐场,苗本小学的变化,是榕江县教育扶贫的生动缩影。随着教育资源的整合,苗本小学2020秋季学期只留下学前班和一年级的33名学生。除了完成日常教学工作,滚录权夫妻俩还要承担起学校营养午餐的食材采购、日常卫生监督、学生安全等工作,喜欢开玩笑的同事、村民称他们是“夫妻学校”。


滚录权、潘明珍在学校备课。(榕江县融媒体中心供图)


滚录权把微信昵称设为“大山坚守”,夫妻俩立誓:“我们将会一如继往地服务贵州边远乡村教育事业,为之贡献自己毕生精力!” (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席忞禾)


责任编辑: 雷东瑞


标签: 学生   学校   小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