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军事 > 投降日军拖大炮,全副武装回国!陈毅一封电文,日军三次缴械

投降日军拖大炮,全副武装回国!陈毅一封电文,日军三次缴械

佚名 军事 2021年01月11日

投降日军拖大炮,全副武装回国!陈毅一封电文,日军三次缴械

华丰煤矿日军投降缴械记2

作者:朱炳东


日本投降后,山东华丰煤矿一带的日军守备队拒不向八路军缴械,日军参谋海野中佐代表日军,与鲁中军区第二军分区司令员封振武第一次谈判未果。1946年1月22日,海野又来了。


这次,封振武在酒店里找了个大房间,两个方桌并拢,铺上军毯,桌上摆放烟、茶。封振武、叶飞、赖传珠坐在一边,封振武为首席。海野、荻原与汉奸翻译坐在另一边,海野坐首席。


双方坐定后,封振武给海野介绍:这是我们八路军主力部队师长、政委。昨天晚上带着部队到的,今天特意跟谈谈你们缴械的事。


海野早注意到了穿着整齐干净的叶飞、赖传珠。叶飞棉衣外面穿着黑色短皮大衣。赖传珠穿着缴获日军呢大衣,与穿一身臃肿棉衣的封振武气质显然不同。矿里日军已通过瞭望塔知道八路军大部队来了,非常惶恐。海野立即起身鞠躬行礼。连称:有罪,请八路军宽大为怀。叶飞说: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你们已经投降了,先不谈那个。今天我们谈谈你们缴械的事。


日军投降


封振武说:你们提的方案,我们上级同意了。按道理,你们不全部交出武器是不能走的,我们宽大为怀,体谅你们的苦衷,让你们带武器走。如果要追究你们的罪行,水、电都不会给你们送,给养也不让进矿区。海野松了一大口气,又站起来连连躬身表示感谢。于是,封振武叫过赵国玉,海野让荻原与赵国玉一起拟定了矿区交接手续、步骤。叶飞强调矿区设施不得丝毫破坏,海野满口答应。


1月23日清晨,日军40多辆卡车从矿区西门鱼贯而出。待全部日军车队离开后,八路军部队从东门进入矿区接收。围困矿区的部队与百姓看到日军卡车拖着大炮,载着全副武装日本兵离开,怒火中烧、议论纷纷,有的指着大骂,有的捡起石头、砖块朝卡车扔去。卡车驾驶室里坐着日军高级指挥官,洼田、海野露出得意的微笑。在远处观望的叶飞、赖传珠与封振武脸上,却挂着冷笑看着日军车队远去。


日军车队走到离华丰煤矿北面十几里的东太平庄附近时,发现公路被挖断了。日军车队停下,洼田等一众军官来到车队前面看着断路非常诧异。这时,日军看到远处旷野里有部队埋伏,前面及左右都有。


冯少白


远处,几位穿着八路军军服的人不疾不徐走来,又是荻原迎上前去。经询问,来的是八路军山东军区第一纵队的二旅参谋长,叫冯少白。他是来谈判的,要求日军交出重武器,否则不能前进。海野愣住了:不是说得很清楚吗?已经留下一部分武器了,怎么又交武器?


洼田身材瘦高,五十出头,配着少将军衔,一脸精明,他手扶指挥刀,快步走到冯少白面前,拿出昨天封振武签字的文件晃动着,怒气冲冲质问:你们不讲信用,昨天刚刚达成协议,今天就变了?已经给了你们一次东西,怎么还来包围我们?这种做法是违反国际法的。


说完,对荻原一挥手,叫荻原翻译。冯少白对荻原摇摇手,用流利的日语回道:我们取得了抗日战争的胜利,你们是失败者,日本已经宣布无条件投降,我们完全有理由叫你们全部缴械!怎么还可以讲条件呢?


洼田他们惊奇地看着冯少白,海野问:您是哪里的?日语非常好啊。


冯少白微笑:我是你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的。


洼田气急败坏说:我们从不会像你们,打仗偷偷摸摸,白刃战还开枪,不要玷污了士官学校的名声!


冯少白说:少将阁下,这些与你们到我们国家来杀人放火相比算什么?现在还是讨论一下你们交出重武器的事吧,你如果不交,冯少白手臂对身后一划,你是走不了的。我们有三个团在你们周围,你们后面,我们部队正在路上。


日军向八路军投降


洼田听了像泄了气的皮球,对海野、荻原说:你们跟他谈吧。转身走到一边去了。海野苦着脸说: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到济南后要缴械给蒋军,这是上级命令。如果全部交给你们,我们到那里不好交待啊。


冯少白心想,到这时候了还耍滑头,就反驳说:根据波茨坦宣言,你们早该向我们投降缴械了,如果不把卡车上的东西和武器交出来,我们会毫不客气消灭你们,这样做才符合国际法。


洼田没有办法,亲自对冯少白说:我们把重武器和车上的物资都给你们,轻武器让我们带去,一是对蒋军有个交待,二是我们需要自卫。


冯少白对拿小旗的随从人员示意一下,那个战士从身后抽出小红旗对远处挥了挥。两个八路军士兵过来了,原来是拿着线拐子通讯兵,把电话钱扯过来了。冯少白避开日军,拿起电话向纵队领导请示,叶飞听了不做声,过来几分钟才答复冯少白:重武器和物资留下,日军人员可以放行,汉奸伪军必须留下。


日军交出武器


日军拿出物资清单,一式二份,列表留下的大炮,车上装载的各种物资。冯少白、海野各签了名。日军士兵把物资从车上卸在路边,有炮弹、子弹、炸药、通讯器材和被服等,冯少白带人清点后,又对拿小旗的战士示意。小红旗对公路前方、两边发出信号。路边八路军围拢过来,把伪军万金山部及干尽坏事的汉奸缴械带走。冯少白向洼田他们有礼貌地伸手示意,表示请上路。


洼田阴沉着脸,恨恨的样子,海野无奈摇摇头,荻原却是一脸轻松。


这天傍晚,冯少白他们情绪很高地吃着晚饭,又议论为什么不要日军放下全部武器时,电话传来上级的命令:继续追击敌人,把日军轻武器全部缴下。


部队立即吹响紧急集合号集合,叶飞给指挥员把任务说明,部队上下兴高采烈。部队连夜出发由当地政府派出向导抄小路追赶。叶飞也和部队一起行动。


部队打着火把连夜行军,尽管山路难行,部队毫无疲倦感,只想把抗战胜利的果实拿到手。到大汶口北面,一条河流挡住部队,有半人深,三、四米宽,寒冬腊月很不方便。冯少白走在前面,就要部队到附近村子里找了一块长木板搭在河两边,让战士们过河。由于木板窄,只能单人过河,部队进行慢了下来。


后面远处马蹄声哒哒哒哒由远及近而来,不一会,叶飞骑着缴获的日军东洋大马赶到河边,部队让路给首长先行。叶飞一看这样过河,心里有气,两腿一夹,战马前蹄在木板上面一点跃过小河,木板却“咔嚓”断为两截落水漂走了。


叶飞过了河,部队停在河这边了。叶飞转身大叫:二旅冯参谋长在哪里?


冯少白正在河滩上维持过河次序,一听叶飞喊叫,马上要过河。几个战士跳到河里,让冯少白踩着肩头过去了。


叶飞一见冯少白就说:你看,这样的速度追击敌人行吗?冯少白有点不服气:您的马踩断了木板桥,部队过河困难,行动慢了,能怪我吗?


叶飞一听更火了,掏出手枪朝河里打了一枪说:陈司令员的指示,你知不知道?!这样过河到几时?部队统统赤脚趟水过河,拂晓以前一定要追到敌人!


日军车队


第二天,天亮时分,部队追上了日军卡车,战士们枪管、钢盔上结了霜。这是泰安县以南,北大关以北的地方,三面是山,只有一条路通济南。日军卡车停下来了,原来一纵三旅早接到命令从泰安南下阻击,挡住日军去路了。


冯少白把军容整理一下,再次上前与日军谈判。


在一辆卡车上,洼田又接待了冯少白。洼田已没有昨天白天那样精神了,有点萎靡不振。冯少白提出要求:交出全部轻武器,留下全部军用卡车。


洼田为难的说:我们已经给了你们不少武器了,华丰煤矿给了一些,昨天给了大部分,这里剩下的要根据上级命令交给蒋军,否则到济南不好交账,请原谅!


冯少白说:蒋军消极抗战,现在无权在敌后地区受降,应该全部缴给我们!


洼田却说:我们虽然宣布投降,马上就要回国了,但这次战争,我们在军事上并没有失利,苏军打进满洲国,美国投了原子弹,坦率地说,单与中国军队较量,你们就打不过我们。


冯少白驳斥说:你们无条件投降意味着什么?就是承认军事上全面失败嘛!你们发动侵略战争,很不得人心,我们是得道多助。我们八路军、新四军只是武器差,如果我们有和你们一样的武器,你们早就被我们赶出去了。就是我们武器差,你们消灭我们了吗?我们不是越打越强,你们不是只能待在城墙后面和碉堡里吗?洼田听了哑口无言。


可是,洼田和海野还想讨价还价:只缴出一半卡车、武器。冯少白不耐烦了,对他们说:我们已经把水源控制了(鲁中地区的水源多半是泉水和小溪,比较好控制),又占领附近的山头。指着山顶上隐约可见的部队,对他们说:我们已包围了你们,若不缴械,枪炮发言了。


洼田长叹一声,同意交出武器、卡车。但是叶飞接收时,还是给投降日军留下几辆卡车给高级军官、女眷和“慰安妇”,洼田表示感谢。在我军战士枪口下,卡车向北驶去,剩下的日军一律徒步向济南集合。


在华丰地区,三次与日军谈判受降,共收缴日军:坦克2辆,汽车37辆,野炮1门,步兵炮2门,迫击炮3门,掷弹筒47具,重机枪25挺,轻机枪31挺,步马枪2800支,手榴弹4714颗,电话总机4台,电话机47台,及炸药、被服等。还有完好的华丰煤矿,惩办了一批铁杆汉奸。


后来得知,这批日军到济南后,蒋军很恼火,把他们的呢子军装、呢子大衣、皮靴、皮鞋及个人财物统统搜光、拿走,到了青岛回国,则沿着胶济铁路步行。


在华丰煤矿谈判时,陈毅给叶飞、赖传珠、封振武的回电是:敌人据险坚守,我军攻坚不利。放其回国,路上香肠段吃。


【深耕战争史,弘扬正能量,兵说欢迎各方投稿,私信必复】


标签: 日军   你们   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