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军事 > 毒帮大佬御用溶尸人:溶解尸体也要加班,独门手艺偷师于美军

毒帮大佬御用溶尸人:溶解尸体也要加班,独门手艺偷师于美军

佚名 军事 2021年01月11日

毒帮大佬御用溶尸人:溶解尸体也要加班,独门手艺偷师于美军

拉姆施泰因空军基地(Stein, Rahm Air Force Base)是美军海外最大的军事基地之一,其占地面积与北京六环面积相当,约有5万名军人/军属在该基地内部工作或生活。为了满足这5万人的生活所需,美军斥巨资生生在这里造了一座美国城,其内部的设施包括但不限于高端的18洞高尔夫球场、与鸟巢体育场面积相当的购物中心、一座与北京石景山区面积相当的宿舍区等。


拉姆施泰因空军基地更像是一座城市


在拉姆施泰因基地中服役的感觉可能就像度假一样,当然在这里服役的美军终究是少数,相比而言,在一些临时性基地中服役的美军,就苦逼得多了……这些临时性的基地中甚至没有上下水。对于一座军事基地而言,没有上下水是很严重的问题,因为这很容易产生卫生方面的问题。像这样的问题实际上很早就存在了,以越战时期的小火力堡为例(FireBase,火力支援基地),这种野战基地内的水源全靠空运或陆运,战事吃紧时士兵只能就近寻找河流来取水,这会造成疟疾在基地中蔓延,至于没有下水就更严重了,一旦士兵们的排泄物处理不得当,越南的湿热气候就很容易让疾病在基地中爆发,所以美军特别重视处理粪便。


火力支援基地建立在荒山野岭中,没有上下水


Shit Burner

没有上下水容易产生的卫生问题不多赘述,那么现在美军是怎么解决这些问题的呢?上水问题依然可以用空运/陆运的方式来解决,但是下水问题则采用了烧坑来解决(烧坑:Burn pit,我取直译)。所谓烧坑,就是军事基地中焚烧垃圾的地方,由于没有下水,所以美军在处理粪便时也采用了焚烧处理的方式。


一处烧坑


负责焚烧粪便的士兵被称为烧屎者(Shit Burner,我取直译)。焚烧粪便的过程大致为用钩子钩住粪桶(其实就是半截55加仑的汽油桶)桶壁上几个对称的洞之一将其钩出,然后用木棍从两个对称的洞中穿过,两名烧屎者一起抬起木棍将粪桶抬到烧坑或远离厨房的位置上,然后将汽油倒入粪桶之内并通过卫生纸点燃,在此之后则需要不断地用木棍搅拌桶内的粪便,这样的焚烧过程将会持续几个钟头。当粪桶的粪便焚烧干净后,烧屎者还需要将粪桶倒扣过来并敲击其底部,让其底部的碎片掉落,最后再将粪桶移回原处,这才算完成一轮烧屎。


Firebase中的烧屎者


在移动粪桶时,粪便可能会溅到烧屎者的身上,搅拌粪便时的气味也一定很难闻,所以你觉得这个过程很恶心对不对?一般来讲只要是人都会觉得这项任务很恶心,所以美军一般将烧屎这项任务作为一种对犯下轻微过错士兵的惩罚。随着美军的穷兵黩武,这种烧屎的手艺也逐渐扩散到美军的盟友手里,比如以色列国防军(IDF)。我的老读者可能会问,之前不是写过类似的文章么,别急,因为今天这篇内容算是烧屎内容的超级彩蛋。


注意桶的孔洞和棍子都是方的,这可以降低粪桶在移动过程中溅出来的概率


伯佐莱师傅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但凡在海外服役过的美军,都会对烧屎这个过程记忆深刻——哪怕是数十年之后。与中央情报局、联调局相同,美国缉毒局(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DEA)中就有不少探员拥有在美军中服役的经历,而在2009年时缉毒局的探员们在审问一名恶名罩住的犯人时,就让他们回想起他们在美军服役时的烧屎官。


这气味应该很感人吧……


2009年年初,墨西哥军方逮捕了圣地亚哥.梅萨.洛佩兹(Santiago Meza López),由于此人与多桩跨国案件有关,所以美国缉毒局的人员也对其进行了审问。圣地亚哥.梅萨.洛佩兹的江湖诨号为“伯佐莱师傅”(西语:el Pozolero,音标poh-ZOH-leh,我不懂西语所以翻译可能有出入),这个诨号有它特别的含义:伯佐莱本为墨西哥当地的一种炖菜,但是在当地黑道儿上的黑话中则代表着溶解尸体,也就是说圣地亚哥.梅萨.洛佩兹是毒帮中为数不多的“技术人员”,专职为毒帮溶解尸体。


墨西哥名菜伯佐莱


审问过程比较顺利,圣地亚哥.梅萨.洛佩兹交代了自己在过去十多年中为毒帮溶解了300具尸体(外界普遍认为经此人之手溶解的尸体多达600具),但是在毒帮中也经常需要他“加班”,为此他还提出过不满。由于此人溶解尸体干净利索,所以毒帮会专门为其开出“加班费”,他每周的“薪水”高达600美元。虽然此人拥有诸多学徒,但是当地的毒帮大佬还是会经常会刻意强调让此人亲手溶解尸体,久而久之他便得来了“伯佐莱师傅”这个诨号。


《绝命毒师》中也有溶解尸体的桥段


当缉毒局的探员们问及溶解尸体的具体过程时,他们才发现整个过程与美军烧屎的过程大同小异,唯一不同的是桶的尺寸以及需要另外往里倒入火碱之类的腐蚀性液体来专门溶解人类的骨骼。在问及细节和步骤时,“伯佐莱师傅”师傅的答复却令缉毒局的探员们大惊失色:很多操作的具体手法,与美军的烧屎手艺一模一样,就连装尸体的桶都与美军的粪桶一致:桶壁上有几个对称的孔洞。敏锐的探员们意识到,这绝非巧合,所以开始追问“伯佐莱师傅”在哪学来的这手法,结果审问的结果证实,“伯佐莱师傅”几乎可以算是美军烧屎者的亲传弟子。


圣地亚哥.梅萨.洛佩兹(Santiago Meza López)被逮捕


美军烧屎手艺的扩散过程

“伯佐莱师傅”交代,在十多年前他只是一个毒帮中的小喽啰,不过随着毒帮“业务”的壮大需要有人专门处理尸体,机缘巧合之下他被选中“公费游学”,远赴以色列找专门的化学专家学习溶解尸体。然而,他文化水平太差根本记不住化学材料的名称以及专家处理尸体的步骤……


以色列全民皆兵,女性也不例外


以色列的化学专家发现教不会后只能退而求次传授他其他溶解尸体的方法。以色列是一个全民皆兵的国度,这个化学专家也有在以色列国防军中服役的经历,所以化学专家对军队中烧屎的手艺进行了改良,并传授给了“伯佐莱师傅”。


“伯佐莱师傅”的“工作间”入口


“伯佐莱师傅”生性愚钝,所以整个过程都一板一眼地模仿那位化学专家,以至于后来养成了习惯。回国之后,毒帮的“业务”也非常繁忙,他也很快开始“工作”。鉴于养成的习惯,他在处理尸体时总会强调棍子的长度、桶的大小等,毒帮的大佬不知道溶解尸体的具体方法,只知道此人对棍子的长度、桶的大小都有着严格的要求,所以直呼专业。就这样,圣地亚哥.梅萨.洛佩兹很快就成为了毒帮大佬御用溶尸人并得来了“伯佐莱师傅”这个诨号。


被“伯佐莱师傅”处理后的尸体最多就剩几块碎骨头


如此一来,溶尸手段与美军烧屎手艺如出一辙也就说得通了。谁也没想到,美军的烧屎手艺绕了地球一圈,最后却成为了拉美毒帮的溶尸手段,出现在了美国周边。


“伯佐莱师傅”的工作间原本是个养鸡场


参考文献

参考文献:《纽约时报》2009年1月24日;《Department of the Army (2015). Field Hygiene and Sanitation (TC 4-02.3)》;《Thousands of veterans fear "burn pits" exposed them to lethal disease》;《One Man Dissolved Dozens of Bodies and Dumped Them in This Mass Grave in Mexico》等。


标签: 美军   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