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军事 > 老兵回忆:日本兵被枪毙前的真实表现

老兵回忆:日本兵被枪毙前的真实表现

佚名 军事 2020年10月22日

老兵回忆:日本兵被枪毙前的真实表现

来源:环球网




1945年5月末,山西日占沦陷区
一次小规模的战斗后,镇子上约40名日伪军被击毙,我军牺牲也近一个排,两名日军士兵被俘虏。仇恨深如大海,战士们没人愿意再长途押送这两名日兵,政委已阵亡,粮食补给少。两名日军士兵慌张的望着四周虎视眈眈的中国士兵,似乎知道自己“身处险境”。




其中一人望了望东方,来了个正规的立正军姿,喊了句日军口号后闭上了双眼。连长也表情僵硬,他在选择,杀不杀?




几秒钟后,选择终于有了结果,“杀了这个帝国主义!”一声令下,立即有人开了枪,喊口号的鬼子兵僵硬的倒在了地上,子弹穿透腹部时肯定给他带来很大痛苦。随后,一个班长用汉阳造又对他的头补了一枪,他总算是提前得到了“解脱”。




还有一个俘虏,他目光呆滞,慌张但是不乱动,蜡黄的脸代表他这几个月同样营养不足。个子很小,像个娃娃,但从脸上看的出他是个成熟的男子,是个侵略中华的魔鬼!没有了昔日的霸气,他像个斗败的公鸡一样萎缩着。




“杀不杀?”班长退了颗滚烫的弹壳,回过头问连长。“别慌,用手语问他投降不?”连长下了令。那个班长则很不耐烦的从腰间摸出块白手帕(像是缴获日本人的),拿到了那个日本兵的跟前,扔到了地上。他若捡起来摇晃,就不杀他。当然,他还有别的选择。




手帕在地上,日本兵的眼睛仔细打量着这个手帕,旁边好奇的战士们眼睛却都盯着他。“投降!”班长狠狠的扔出了这句话,像最后通牒一样。对方却几乎没有理会,只是缓缓捡起了这块手帕,不言不语。手帕不是很精致,上面是日本富士山的景色图。日本兵不自觉的晃动了一下,攥紧了手帕。“啊!!”绝望的一声吼叫,他撕破了那块手帕。“奶奶的!”班长狠狠骂了一句,对着日本兵的脑袋——啪!一声枪响,一场血腥的战斗,终于彻底结束了。
1945年7月,某日俘集中所




这只是个临时搭建的小俘虏营,里面关押着百十个日本战俘。虽然我们的军队有优待战俘的政策。但是在物资依然紧缺且对方不合作的环境里,枪杀日本战俘的现象还是很普遍的。




一个排的士兵,看守着自己3倍的战俘,很是吃力。物资供应不多,日本战俘却连连抱怨伙食太差,环境恶劣。看守排长连连怒吼:“他奶奶的,你们这些个龟孙来中国烧杀。还要我们好吃好喝送你们滚蛋?”武力的威胁,这些战俘终于慢慢听话了。




但是,一个逃跑计划,却暗中蕴量开来。7月底的一个早晨,10多个日军俘虏拿出了偷藏的棍棒刀具,在袭击杀死了一个巡逻的中国士兵得手后,欲从战俘营西面布置薄弱的环节逃走,他们小步跑到了铁丝网旁边。用剪子剪切铁丝。但是,这个时候,一个巡逻的中国士兵却发现了这一幕。瞄准,射击!啪!子弹击中了正在破坏铁丝网的日本俘虏,也惊醒了其他正在休息的中国士兵。




仅仅半分钟后,全部中国士兵便已经奔出营房,包围了那10多个日本俘虏。看到事情败露,他们只得丢下了棍棒和小刀具等攻击性武器,等待再次被“俘虏”。排长握着驳壳手枪走了过来,一句话也没有多说,只是看着那一小堆恐惧的战俘。“真不想活了,你们自己找死!”排长总算丢下了这么一句话,背过了身去。一个中国士兵抱过来挺捷克式轻机枪,对准了那些日军战俘。




他们开始有了强烈反应,几个人跪在了地上,大声诉说着什么,大概是后悔了吧。没有跪倒的几个则态度强硬,一声不吭。“去,把那几个硬鬼子拉去活埋!”排长没有看他们,似乎只是凭知觉办事。10多个中国士兵走上前去,拉走了那几个日本兵,押着去附近的小山坡。剩下的几个则暗中松了口气,不敢向四周看一眼,都只是低下头看地,跪在地上等待处置。




“剩下的留个全尸吧,扫了。”话说的很轻松,甚至让那些听不懂中国话的日本战俘没有警觉即将发生什么。嗒嗒嗒嗒嗒嗒。机枪突然响了,几个日军士兵还没有来得及反映便通通倒在地上,子弹头把他们的身体旋的不成样子,大大的血窝窝一个个冒了出来,殷红色的血流到了地上。这一幕幕全都映在了营房里往外看的日军战俘的眼里。从此以后的3个月,这个小小的战俘营,再也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的的事情”,直到10月份他们被遣送回国。




广西柳江三都镇:乱棒打死仨鬼子




据柳江县的韦以服老人说,60年前日军侵占柳州的时候,他家还住在柳邕路旁的果累山。刚开始,村民们都往深山里躲,生怕遇上凶残的鬼子。后来,因为鬼子经常到村里抢牛抢猪抢粮食,把村民的门板拆下当柴烧,看到家不成家,大家议论起来个个满腔愤怒,都有“搞”死日本兵的念头。大约在1945春的一天,果累山附近的果郎、拉洪、林江等村的村民全体出动,把出现在村旁公路上的3个鬼子活活打死。




“当时有人看见鬼子只有3个人,没有大部队,便大声喊起来,很快召集了好几百人。”因为自己家里也有人参加过这次杀敌行动,韦以服至今还记得很多细节。他说当时很多村民都拿起木棒作武器,从山上、村里往公路上冲,吓得3个鬼子朝不同方向跑散。  




一个叫韦美区(音)的村民跑得最快,追上一个跑到田里的鬼子。那鬼子背靠田基持枪负隅顽抗,在韦美区扑上去时,用刺刀刺中他的大腿。随后赶到的村民见状,用手中的木棍敲死那鬼子。另一个鬼子在附近的田中跌倒,也被村民用石头砸、乱棍打死。  




第三个鬼子跑到偏僻的地方,躲进一堆禾稿草里,被刚好经过的村民韦用翻发现。鬼子朝韦用翻开了两枪,没中。韦用翻挥起一根准备用来扛猪的长木棒,敲得鬼子晕头转向,把枪抢到了手。  因为不会用枪,韦用翻用刺刀将鬼子戳死。后来,这些鬼子的尸体被拉到拉洪村用禾草烧掉。 前面说的韦美区因被鬼子刺中大腿上的动脉,当晚不幸去世。村民把打死第一个鬼子后缴得的枪送给他父亲,安慰老人。




这次杀敌所得的战利品被村民瓜分后,至今还有一些留在民间。根据韦以服的介绍,记者很快在离三都镇老街不远的拉洪村见到了韦以坤老人。韦以坤说,自己就是跟在韦美区身后的4个人之一,当时他冲上去扭住了鬼子的一只手。这次“肉搏”,他分到的战利品是一个子弹夹。  和记者说到这里,韦以坤老人两眼放光,噔噔噔爬上卧室里一副几乎竖成90度的木梯,从木板搭成的阁楼里找出一个满是灰尘的子弹夹。子弹夹用厚厚的牛皮缝制而成,至今完好无损,是这次杀敌行动的最好见证。


标签: 一个   战俘   日本   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