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军事 > 抗战末期鲁南地区日军窘状,老百姓:跟乞丐一样,到处要饭吃

抗战末期鲁南地区日军窘状,老百姓:跟乞丐一样,到处要饭吃

佚名 军事 2020年09月25日

抗战末期鲁南地区日军窘状,老百姓:跟乞丐一样,到处要饭吃

二战即将进入尾声之时,昔日不可一世的日军已成强弩之末,失去往日威风,许多人变得消极厌战。在山东敌占区,比如泰山、沂蒙等地,日军当时的情景被记录下来,真可谓“形似乞丐,状若小偷”。


根据文档记录,日军在当时出现严重的粮食问题,部分驻扎军队,每天供给两餐,主要是七成麦子加三成大米烧成的干饭,配搭一点咸菜。偶尔改善伙食,也只有黑豆煮鱼,这是日本贫民常吃的一种饭,却也成了侵华日军的美食。


驻扎青驼(当时隶属临沂)的日军宗鹅部队、驻扎郯城的笠原部队,因为军粮供给不上,友军部队又不肯支援,只能采用“当地募集”的方式来获得食物来源。他们到当地百姓家中,以军票购买青菜萝卜,也从一些商店购买些罐头之类的物资,但罐头只供给伍长和有功的老兵,普通士兵只能吃青菜,肉类很少,一个月不见得能吃上一次。很多日本少年兵根本吃不饱,饿得面黄肌瘦,只能偷偷到当地百姓家里要饭吃,或偷饭吃。


有人或许会问,日军为什么不直接去抢?那是因为当时日本军队的主力调往南方战场和海外战场,驻守的各镇的部队,多为老弱病残以及一些十几岁的少年兵,军部也不允许他们太放肆,以免引发强烈的抗日情绪,因此规定要跟当地人保持友谊,尽量不要发生摩擦,买东西、坐车都要给钱,或者以实物代替钱抵给当地人。


尽管日本军部有这些规定,但不是每个日本士兵都遵守,他们想要改善生活,一是靠“抢”,二是靠“偷”,就拿泰山区据点的日军来说,他们经常到百姓家里偷东西,当地有不少日本商人开办的买卖,也经常被他们“光顾”。一份留存的档案册记载,在十六日,日军偷了一户人家五包纸烟,还偷走一麻袋花生,又在油坊偷走一桶油,回到军营用油煮花生时,被失主找来,伍长(军曹)于是当面用木棍打了几个士兵,但并没有赔钱给失主。


日军经常到集上吃包子吃点心,吃完之后,没有钱支付,就拿香烟或者小物品抵价。驻扎在郯城的日军不但偷老百姓的东西,还偷军营的东西,比如袜子、毛巾、肥皂等等,用这些东西跟当地人换取一点食物,有些日军甚至把子弹和手榴弹拿出来换东西吃。少年兵的私人物品几乎全部被老兵偷走,他们没有东西交换,只能哀求一切年老的妇女要东西吃。当地人善良,见他们都是十几岁的孩子,于是就给他们馒头、窝头,让这些少年兵果腹。


费县的日军进行“节俭运动”,只有军官才可以穿皮鞋,士兵全部穿当地人制作的千层底布鞋,每人一双破皮鞋要在整队出发时才能穿。军服破了,也没得更换,军部要他们体恤“皇国时难”,衣服补一补接着穿。不少士兵采取消极抵抗的方式,衣服破了也不缝补,故意破衣烂衫,用袖子擦枪杆、擦鼻涕,也不刮胡子,走在街上跟乞丐没多大区别。


有些日本士兵跟当地人相处久了,有了感情,常在农忙的时候到百姓家里帮着干农活,甚至有人拜当地人为干爹干妈,扬言再也不回去,留下来当个农民过日子。他们帮干农活,当地人就管他们饭吃,临走时还给一些麦子和咸菜,把这些昔日不可一世的侵略者感动得哭鼻子。有些士兵甚至哀求当地人把他们藏起来,他们实在不想回军营,有个青驼部队的少年兵藏了半个多月,被逮走后,过了没一个月又跑了,他藏在一个农户家里,答应给这户人家当儿子,但最终没能得偿所愿,抗战胜利后,他被遣返回国。


鲁南地区的日军高层察觉到这种消极情绪一天天高涨,于是在各镇宣布“日本士兵不允许出军营,谁无故跟当地人胡扯,谁就受军法处置”。并且要求鲁南地区的日军半个月调动一次,以免士兵跟当地人产生感情,但这依旧制止不了日本士兵厌战情绪的增长。


标签: 当地人   日军   士兵   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