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际 > RCEP签了,美国很着急

RCEP签了,美国很着急

佚名 国际 2020年12月12日

RCEP签了,美国很着急

历史的节点,不总是轰轰烈烈,有时是悄无声息。


11月15日这一天,世界上发生了两件值得上国际新闻头条的事件。一个发生在华盛顿(美国当地时间11月14日),特朗普的支持者举行了“万人大游行”,喊出的口号是反对“选举舞弊”,呼吁特朗普“再干四年”。


图片来源:环视频|美国华盛顿特区“MAGA百万人游行”


另一件发生在东亚,在“区域全面伙伴关系协定”(RCEP)第四次领导人会议期间,包括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以及东盟十国在内的经贸部长,在协定上签字。世界上涵盖人口最多、发展潜力最大的自贸区建设,正式启动。


图片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前者是“线下活动”,场面颇为壮观,美国警方还逮捕了10多人。但没有多少人相信它会改变什么(比如美国的大选结果)。后者主要是“线上活动”(会议以视频方式举行),但该协定的签署,对东亚乃至世界经济的影响,很可能具有“历史节点”性的意义。


历史节点

RCEP的签署,是逆全球化乌云中射出的一道霞光。


中国总理李克强在会议期间的讲话中说:“当前国际形势下,RCEP经过8年谈判得以签署,让人们在阴霾中看到光明和希望,表明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是大道、正道,仍然代表着世界经济和人类前进的正确方向。”


RCEP由东盟发起,2012年启动首轮谈判,历经8年终成正果。马来西亚经济事务部长穆罕默德·阿兹明·阿里,用“心血、汗水、泪水”形容其间的艰辛。但艰辛的另一面是意志的坚定。会议主席国越南的总理阮春福,在协定签署前说:“谈判的完成发出了一个强力的信号,即东盟在支持多边贸易中的角色。”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


近年来,民粹主义、保护主义盛行,自由贸易甚至在某些西方国家成了政治敏感词。而这些国家,曾经是自由贸易的引领者。从这个意义上说,东亚地区RCEP的签署,具有弯曲历史弧线的意义。


更为深远的意义在于RCEP的“体量”和“潜力”,以及由此形成的对世界经济的拉动作用。从体量来看(2019年的数据),RCEP涵盖人口23亿(世界占比30%);成员国GDP总量25.6万亿美元(世界占比29%)。在目前主要的的区域自贸协定中,RCEP的这两个指标都双双位居世界第一。


比如,东亚地区另一个自贸协定“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体量就小不少,涵盖人口5亿,GDP总量10.9万亿美元。成员国包括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的“美墨加贸易协定”,涵盖人口4.9亿,GDP总量24.4万亿美元。欧盟总人口5.1亿,GDP总量15.6万亿美元。


从潜力上看,RCEP兼顾了包容性和前瞻性。在包容性上,该协定覆盖了东亚绝大部分经济体,有经济较为发达的国家,也有欠发达的成员国。这与至今涵盖亚太部分国家的CPTPP存在明显不同。这意味着,在促进区域融合上,RCEP必将更胜一筹。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


此外,RCEP的条款除了涉及传统的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原产地规则等,也对电子商务、政府采购等做了规定,指向的是自贸协定的“高端”标准。而这一点,又是在向CPTPP、“美墨加贸易协定”,甚至欧盟看齐。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


“新冠危机是历史进程的加速器”,这话听起来略显抽象。如果把目光聚焦到东亚,感受到的可能就是“具象”。在新冠危机之前,东亚多年来就是世界经济最具活力,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最大的地区。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今年10月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2020年世界经济预计负增长4.4%,中国将是唯一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东亚地区受到的负面冲击,远没有北美和欧洲严重。也就是说,2020年世界经济前景如何,东亚的“存在感”必将更为突出。


顺势而为

之所以说RCEP的签署很可能是历史节点,更为重要的原因在于,这个自贸区的诞生,不仅是东亚抗住保护主义冲击的明证,也是助推世界经济重心向东亚转移的加速器。


南风窗今年6月出版的《重新认识美国》一书,在分析未来世界经贸格局走势时写道,“自由贸易的动力并没有减弱,只不过是‘下沉’到区域层面。区域融合很可能是未来国际贸易秩序演化的重要方向。”


《重新认识美国》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2019年1月文章提到,十年前,亚洲国家的外来直接投资,来自亚洲内部的仅占三分之一,如今这一比例是50%。过去十年里,欧洲国家的外来直接投资,来自欧洲内部的占比增加到60%。而且,无论是亚洲还是欧洲,其跨国公司与美国市场的联系都不是在增强,而是在减弱。


从趋势上看,未来世界经济很可能出现欧洲、东亚和北美三个中心。在区域经贸融合上,高度一体化的欧盟长期走在前面,美国在通过《美墨加贸易协定》加强区域整合。RCEP的签署,是东亚在区域融合上的奋起直追。


如果从更长的历史维度来看,RCEP的签署,也是在契合世界经济重心的转移。美国彭博社11月12日一篇题为《经济学家解读2050年的世界》的文章称,根据经济学家对潜在经济增长率的测算,2035年中国的GDP总量将超过美国,世界经济重心正在从西方转向东方。这篇文章提到,2000年亚洲的全球产出占比仅为25%,远低于欧洲和北美,但在2050年将达到60%左右。


彭博社公布的经济学家的预测并不新鲜,可以说是对此前多次预测的“再确认”。根据相关数据,第一次工业革命结束的19世纪中期,西方国家与非西方国家(以中国和印度为主),工业生产品在世界的占比基本上还是各占50%。但到1990年代,西方国家工业产出世界占比高达近90%,包括中国、印度以及其他新兴经济体在内的非西方国家,占比仅为约10%。


进入21世纪后,力量的平衡开始发生明显变化。2010年,西方与非西方国家在制造品上的占比分别是60%和40%。有学术机构预测,到2050年,这个比例很可能会颠倒过来,即西方国家占比40%,非西方国家占比60%。


也就是说,从18世纪中期第一次工业革命开启到21世纪中期这300年里,世界首次面临力量中心从西方国家向非西方国家转移。而目前的东亚,已经成为非西方国家的经济中心。从这个意义上说,RCEP可能成为世界历史进程的加速器,绝非言过其实。


美国着急

西方媒体在报道RCEP签署的新闻时,都有意无意地加上“不包括美国”这个前缀。


无论从眼前的现实还是未来的趋势看,美国对RCEP的签署不可能不着急。某种程度上说,痴迷于搞战略竞争的美国,不仅在输掉地缘经济竞争,在地缘战略竞争上处境也不妙。


目前欧盟已经与日本、越南签署了自贸协定,与中国的投资协定谈判,很可能在今年底尘埃落定。换句话说,欧洲在与东亚这个未来世界经济重心建立联接。


但特朗普执政的美国一直在“脱钩”。东亚的CPTPP和RCEP,美国都置身事外,可见的影响是,美国企业在东亚地区将不具备同属世界经济第一梯队的欧盟、日本那样的竞争优势。


美国战略界在盘点特朗普政府的外交失误时,从来不会漏掉“退出TPP”这一条。拜登在竞选期间多次重复奥巴马任内的话,“不能把规则制定权让给中国”。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明年1月拜登入主白宫后,想在经贸规则制定上“重返亚太”绝非易事,因为美国国内强大的保护主义思潮,将在很大程度上束缚他的手脚。


11月13日,也就是RCEP签署前两天,美国负责日韩事务的副国务卿马尔科克纳佩,在韩国访问期间参加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线上会议时,还在暗示日韩不要签署RCEP。他说:“华盛顿理解日本、韩国与中国非常复杂、微妙的关系,但不管经贸关系多么重要,我们都应该站出来指出中国的不良行为。”


在此之前,国务卿蓬佩奥对东亚的访问,几乎是“聚焦”在RCEP成员国(印度、澳大利亚、日本、韩国、越南),搅局RECP的意图非常明显。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


在RCEP成员国中,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都是正式签署了同盟条约的盟国,这些国家与东盟在协定上签署,某种程度上说就是对美国对华“脱钩”投下的否决票。RCEP的签署,何尝不是当年奥巴马政府阻止盟友加入亚投行的历史重演?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看,东亚国家在美国新政府就位前签署RCEP,客观上也是在对美国未来的决策施加影响。其传递的信号不言而喻:如果再“美国优先”,那么东亚不会等你。




作者 | 南风窗资深主笔 雷墨


编辑 | 董可馨


排版 | 徐嘉琪


标签: 签署   美国   东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