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际 > 金灿荣:中美战争临界点逼近,我们的“打狗棒”必须更硬

金灿荣:中美战争临界点逼近,我们的“打狗棒”必须更硬

佚名 国际 2020年11月11日

金灿荣:中美战争临界点逼近,我们的“打狗棒”必须更硬



金灿荣:中美关系从现在到明年1月20号,美国新政府上台,可能是个高危期。不知道他那个政府转移、权力转移、会不会顺利。




如果我们假设11月3号选举没有马上出结果,然后特朗普,自己就宣布自己胜利了,然后拜登也宣布胜利了。美国是不是会出现宪政危机。两派的人现在都很极端,都有枪。如果美国爆发宪政危机,那可能就有人,想在外面制造冲突,来转移内部矛盾,对吧。




所以从现在到1月20号是中美关系的高危期,我们一定要好好的应对。




即便高危期度过了,后面5年仍是中美关系的高压期。是高压期。中美关系很难的,到未来5年,是中美关系可能是最困难的5年。因为是这样,未来5年,大的概率,就是中国跟美国的总力量是趋近。趋近的话美国是更紧张、压力更大,这是一个大的概率。




我们中国只要不犯错,基本上未来5年,我们跟美国在接近。接近的结果:就美国特别焦虑,焦虑的结果就是未来5年矛盾会比现在尖锐。面对这个情况怎么办呢?




(我有)两个建议。第一个就是在政策层面:我们还要坚持就是学习毛主席。毛主席在1946年,国共内战以前,在应对国民党的挑战中,他是讲了三句话。第一个就是不打第一枪、第二叫退避三舍、退避三舍就是边缘利益我让一让。不打第一枪就是你不要挑衅。不打第一枪,不挑衅。第二个边缘利益让一让、退避三舍。第三个核心利益要斗一斗的,叫来而不往非礼也。我觉得政策就这么做就行了。




从战略层面上讲:加快GDP的发展。后面几年经济速度,得保证尽快GDP赶上美国,还要加快军事准备,军事现代化现在得加速。因为台湾问题,有可能提前摊牌。提前摊牌原因不在于中国,不是我们大陆。大陆是有耐心等待的,原因是台湾当局和美国右翼,现在越来越咄咄逼人,逼着我们动手。大概我能讲的就是这些:政策上不要慌、战略上:经济、军事、两个点抓住就差不多了。


本期责编:陶沙


来源:政委灿荣


标签: 我们   美国   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