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际 > 不生孩子,就“加税”

不生孩子,就“加税”

佚名 国际 2020年11月11日

不生孩子,就“加税”

疫情带来的,不只是经济上的烦恼,还有人口上的困局。


近日,俄罗斯联邦统计局的最新人口数据显示,今年预计俄罗斯全年人口将减少35.2万人。




这一数据也是对此前预估今年人口减少15.8万人的修正。




最关键的是,俄联邦统计局强调,如果这一趋势不加遏制,那么到2024年,俄罗斯人口将减少120万。




世人都知道,人口通缩的典型国家,是日本。




日本总人口已经连续11年下降,岛国正在以一年消失一个县城的速度,进入人口通缩通道。




其最新的新生儿数量创下了120年来新低。另一方面,日本的人均寿命世界最长。最终导致,日本进入了超老龄化社会。




日本之后,韩国也正在步日本后尘,新生儿人数屡创新低,预计用不了韩国也将进入人口负增长阶段。




但很少有人知道,其实位居中国北方的俄罗斯,人口早在二十多年前,就进入过通缩。




根据历史资料可以知道,俄罗斯在1992年就迎来了人口拐点,当年的总人口是14853.8万人,此后一路下行。


二战之后,全球进入了人口和经济大复苏阶段,以俄罗斯为主的苏联,在二战中牺牲了约2700万人。


二战后,苏联鼓励民众生育,补充人口,甚至给出了英雄母亲勋章来鼓励。




苏联英雄母亲勋章


鼓励之下,再加上当时全球经济战后复苏,苏联人口增速迅猛,从上图俄罗斯人口走势可一路了然。




后来,随着苏联与美国进入冷战,两个地区开启了军备竞赛,苏联不堪巨大的财政消耗,再加上贪腐盛行,导致苏联经济发展止步,到了1991年,苏联正式解体。




经济受困,制约了俄罗斯的出生率,导致俄罗斯的死亡率高于出生率,最终在解体后的第二年,也即1992年出现了其人口的拐点。




从上图俄罗斯的人口走势可以看到,此后十多年时间里,俄罗斯人口一直在减少,直到2008年才开始触底反弹。




但反弹不到十年,2017年,俄罗斯的人口又开始负增长,2018年较2017年减少了1.9万人,2019年较2018年减少了10.4万。




今年随着疫情全球大流行,上半年俄罗斯一度成为疫情的中心,之后虽有平复之趋势,然近日随着天气逐渐变冷,疫情抬头,俄罗斯每日新增人数又再次突破了1万。


数据显示,昨天俄罗斯单日新增确诊人数1.5万人。到目前,该国累计确诊病例约140万,虽治愈了接近110万,仍有30多万人在治疗之中。




疫情给俄罗斯带来的经济创伤,是巨大的。




原本俄罗斯经济发展就够呛,受美国和欧洲制裁,极度依赖资源出售获取财路的俄罗斯,经济萎靡。




2019年一季度,俄罗斯GDP增速只有0.4%,全年增速也仅有1.3%。




今年,受疫情冲击,据俄联邦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第二季度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GDP)下降了8%。


国际评级机构穆迪预测,俄罗斯2020全年GDP或将下跌5.5%。




疫情给俄罗斯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加剧了俄罗斯人口通缩。俄罗斯去年减少了10万人,而今年仅上半年就减少了26万人,预计全年减少35.2万。




人口继续下滑,势必会继续拖累其经济发展,进而形成恶性循环。俄罗斯,也或将因此,滑入三流国家阵营。




为了阻止人口急速下滑,俄罗斯的智囊团正在想办法。




有一种方法是,给补贴。




俄联邦劳动部此前消息显示,自2020年起,每个家庭的前两个孩子每月获得的补助将提升至12000卢布(约1300元人民币),提升幅度约为7.1%,且补助时间延长至3年。




给钱、给假、降税、帮养,是很多国家采取的鼓励生育的手段。




比如法国政府规定,有孩子家庭每月可以得到300到1000欧元,也就是2300到8000人民币作为生活补贴,家里孩子越多得到的自然就越多了,相当于政府帮养。




德国政府规定,停职在家照顾孩子的父母全年每月可得到相当于税后月收入2/3的补贴,每月最高可达1800欧元。如果父母中的一方继续停职2个月,则可享受14个月的补贴,即最高为2.52万欧元的生育福利津贴。




在瑞典,同样是父母均可以休假,在休够法定的60天产假后,父母每多休30天产假,就可多领取3000克朗奖金,如果父亲和母亲在休产假上做到“完全平等”,即每人休假240天,这对父母可领取135000克朗的最高奖金。




人口通缩最严重的日本,不但生孩子,养孩子不要钱,而且从小学到初中,都不要钱。




为了鼓励生育,去年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还宣布,学前教育免费,初中以前,看病费用全免,还有工资领取:


从2019年10月起,在日本生活的所有日本人,3-5岁的保育园、幼儿园所有费用全部免费。在初中毕业以前,学费全免、看病全免、每个月政府还给每个孩子发相当于1000多元人民币的“儿童工资”。  


总而言之,以减轻年轻人负担的方式,鼓励生育,是用的最多的方式。




而另有俄罗斯社会组织“母亲委员会”则呼吁开征“无子女税”,以惩罚的方式来逼迫俄罗斯人生育。




他们建议,对那些拒绝生育者征税,每月缴纳300~500卢布(约合27~45元人民币),不过,不会对那些因医学原因而无法生育者征税。




这和之前我们的一些专家学者提出的设立生育基金、对丁克征税,如出一辙。




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解决问题总是本末倒置。从未见过,施压逼迫,还能增加生育率的情况。压力只会让年轻人更不愿生。




中国就是最好的例证。




这些年,由于房价高企,生活压力加大,中国的结婚率、生育率都在下滑。中国大陆的新生儿人口,已经连续三年下滑了。




俄罗斯人口问题的症结,在于经济发展受困。唯有将经济发展好了,让民众口袋富足,才能拯救其出生率,否则只能恶性循环下去。




俄罗斯不仅有经济之困,人口之危,还有穆斯林化的风险。




俄罗斯主要信奉的东正教,其是基督教三大分支之一。




而目前,俄罗斯总人口虽然在加速减少,但穆斯林人口却在不断增加。




有不精确数据显示,在主要大国中,俄罗斯现在是世界上穆斯林化最严重的国家,穆斯林人口占比近20%,多达2000多万。




继续发展下去,俄罗斯很有可能会陷入宗教斗争的旋涡中。




当下的俄罗斯,正走在一个关键的十字路口,就看普京大帝,如何带领着俄罗斯走出泥潭和陷阱了。


标签: i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