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际 > 这可能是史上最严阵以待的一个开学季

这可能是史上最严阵以待的一个开学季

佚名 国际 2020年09月18日

这可能是史上最严阵以待的一个开学季

来源:新华国际头条


八九月份通常是世界各国传统开学季。然而在疫情笼罩下,今年的一切都与以往不同。


一些国家选择在严格防控下慎重开学,一些国家则选择以远程教学的方式开启新学期。复课与防疫之间的平衡,是对各国政府、学校和每个学生家长的考验。


重回课堂 严格防控


尽管日本东京都地区新冠疫情依然比较严重,但东京都23个区中13个区的中小学生8月底结束暑假,提前一周返校上课。


7月16日,在日本东京附近船桥市的一所小学,学生们佩戴口罩上课,并且互相保持社交距离。新华社/路透


在白金之丘学园,学校采取了极为严格的防疫措施。副校长渡部理惠子介绍说,学校首先在入口引导学生分散入校。老师还在入口处用非接触体温枪给所有的孩子测体温,对孩子健康状况进行观察。入校时,每个孩子要提交健康记录卡。校区有监控摄像头,用来观测孩子们的健康状况。


所有教室配备消毒液,孩子们饭前或进教室前先洗手并喷洒消毒液。学校对孩子们在校外是否戴口罩没有严格要求,但是入校之后,要求除体育课和吃饭外必须佩戴口罩。


位于南半球的澳大利亚中小学目前正处在第三学期之中,除了第二波疫情最为严重的维多利亚州,其他各地的中小学都正常在校上课。


5月25日,在澳大利亚悉尼,学生走进校园。新华社记者白雪飞摄


由于专家认为孩子感染新冠病毒的风险较低,也为了让医生护士等必要行业的工作人员没有后顾之忧坚守工作岗位,疫情暴发之后,澳大利亚的中小学生停课在家网上学习的时间很短。


学校虽不强制孩子们戴口罩上学,仍然采取了一些防范措施,比如禁止师生以外的人进入校园、在教室配备免洗洗手液、保持社交距离等。乐队排练等聚集性活动,也改为在线进行。


返校推迟 首选网课


因为疫情,喀麦隆从3月18日起停课,6月1日仅毕业班复课,毕业考试也从往年的7月推迟至8月。新学期开学则从9月顺延至10月。


6月1日,在喀麦隆首都雅温得的一所学校,老师和学生在保持安全距离的情况下上课。新华社发(科普索摄)


初中毕业生埃娃告诉记者,毕业考试从7月推迟到8月,打乱了她的复习计划。但通过网络学习自己学到了不少东西,对一些科目有了更深的了解。


然而疫情期间的生活对埃娃的母亲来说却十分难熬。她对记者说,家长不仅需要给孩子解释疫情期间要注意些什么,还要教给他们防疫卫生措施,让他们习惯这一切。此外,孩子们每天在家,开销比平常要大很多,一切都要精打细算。


埃娃的母亲说,自己已经慢慢开始为孩子开学做准备了,但还不清楚开学后孩子们能不能遵守防疫措施、疫情今后怎么发展。让孩子们知道基本的卫生措施,多少会放心一些。


墨西哥的学校目前也在进行网络授课。


8月初,墨西哥政府宣布全国中小学校自8月24日起通过远程授课方式开启新学期课程。各地学生只有在疫情红绿灯预警降至最低级别时才可返校。高中预科班和大学将在9月21日陆续开学。墨西哥教育部还将发放1.82亿本免费教材,以指导父母在家协助开展教学活动。


8月24日,在墨西哥墨西哥州,教师克劳迪娅·巴列斯特罗斯在电脑前给学生们上课。新华社发(弗兰西斯科·卡涅多摄)


两个孩子的母亲洛雷娜·梅德拉诺·蒙托亚对记者说,记得去年开学时学生和家长都充满期待,但今年很不一样,去学校领新学期教材时看到桌子隔得很远,排队时人们戴着口罩,孩子们都没去。有些为自己孩子们感到难过,他们只有8岁和5岁,这对他们来说意义完全不同。


停课与否 争议未止


自疫情暴发开始,围绕学校是否应该停课的争论在南非从未停止。


虽然新冠肺炎在南非传播速度很快,但重症病例少,致死率并不高,因此在不少人眼里,这就是一场“严重点的流感”。当然,也有许多坚持不送孩子上学的家长,认为孩子还是留在家里更安全。


7月7日,一名南非约翰内斯堡的返校学生接受体温检测。新华社/美联


南非政府3月底宣布实施封城政策,公立与私立学校停课。在6月经历短暂复课后,7月底,政府宣布公立学校再次停课至8月24日,私立学校可以自行决定教学计划。部分私立学校一直坚持上课。


南非私立学校采取小班教学,正常情况下班级人数在20人左右。除去留在家里上网课的同学,每个班返校学习的学生都被分成两组,每组一天,轮流上学,每天每班的学生数量都在10人以下。


7月6日,戴口罩的学生在位于南非东开普省的学校教室上课。新华社/法新


然而,由于社会贫富分化严重,能上私立学校、享受网络教学的学生只是少数。对于选择公立学校的低收入家庭孩子来说,情况迥然不同。


在停课的三个月里,大部分公立学校并没有提供网课。因为绝大部分学生无法负担高昂的电子设备费用和网络费。一些学校的老师只能通过手机给孩子发送需要学习的内容。


但即使这样,孩子们也无法保证按时完成作业——南非供电不稳定,手机电量低时并不一定能及时充上电。


有专家认为,疫情将会令南非教育不平等的现象更加严重:接受私立学校教育的高收入人群子女可以通过网络继续学业,而绝大多数孩子只能白白耽误宝贵的学习时间。


线上开学 设备短缺


疫情在美国蔓延已达半年之久,新增确诊病例数仍持续攀升。不少原计划新学期正常开学的学校不得不再次选择远程教学,这意味着笔记本电脑和其他在线学习设备成为今年最重要的教学用品。然而,美国政府针对中国企业不断加码的贸易限制,导致一些使用中国零配件的远程教育设备在未来数月持续短缺。


3月13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马特奥县的伯灵格姆高中,学生结束停课前最后一节课后走出学校。新华社记者吴晓凌摄


“这就好比要求艺术家画一幅画却没有颜料一样,你不能让一个孩子在没有电脑的情况下接受远程教育。”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莫哈韦沙漠莫伦戈联合校区负责人汤姆·鲍姆加滕日前沮丧地说。


眼下,新开学季已经到来,但压在美国学生和家长身上的重担并未减轻。很多校区要求家长自掏腰包为孩子购买远程教育设备。在经济大幅萎缩、大量企业破产和失业飙升的大环境下,很多美国父母表示力不从心。


一些美国教育工作者担心,笔记本电脑短缺可能拉大学生间的成绩差距,从而加剧社会不平等。他们恳求美国政府解决这一问题,因为对部分美国学生来说,失去电脑等于失去学习机会。


标签: 学生   疫情   学校   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