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财经 > 从身家千万到负债3000万:被一个招商引资重点项目套牢的包工头

从身家千万到负债3000万:被一个招商引资重点项目套牢的包工头

佚名 财经 2020年11月10日

从身家千万到负债3000万:被一个招商引资重点项目套牢的包工头

背负上近3000万元债务后,赵元完把一切归结于“命运不济”。


60岁之前的他,是同村人艳羡的对象:21岁离家,从一名泥瓦工一步步成为远近知名的包工头,在老家小城拥有价值千万的房产和商铺,四个子女都读完大学并拥有稳定的工作。


命运转折于一个工程项目。2010年,他看中了当地政府一个招商引资重点项目,随后在其子项目的承建商手中拿到了外包工程单。


然而,因为这个工程,赵元完重新成为一个“一无所有的人”:房产被查封,女儿丢掉在大城市的工作,为了躲避追债的农民工,重新住回乡下家徒四壁的老屋。


负债后搬回老屋居住的赵元完


心动的“大项目”


10月26日午后,湖北省东南部的县级市赤壁市。市火车站附近的华美达酒店对面,隔着一条马路,“赤壁·印象十五镇风情街”500多米长的临街店铺,仿古风格的三层主体建筑已经完工,然而足足四年尚未商用。


在赤壁市门户网站“赤壁网”上,仍能找到当年项目奠基开工的新闻——这条发布于2010年12月21日的报道,标题为《投资14亿,“赤壁·印象”项目奠基开工》。


2020年,尚未投入商业运营的“赤壁·印象十五镇风情街”


该新闻写道,“倍受全市人民关注的‘赤壁·印象’项目于12月18日正式奠基开工。‘赤壁·印象’项目是湖北赤壁瑞通投资置业有限公司通过整合国内外最先进的地产行业资源,斥资14亿元精心打造的旅游城建综合项目。”


据该新闻介绍,“赤壁·印象”项目是赤壁市2010年招商引资重点项目,“对进一步完善赤壁城市服务功能,提升城市品位、丰富旅游要素,增强城市综合承载力,具有重要意义”。


农民工出身的“包工头”赵元完正是看到这一项目背后有着“强大的政府背书”,才决定参与这一工程。为此,他甚至违背了自己以往承包项目时“从不垫资”的原则。


等不来的工程款


赵元完提供的一份施工合同显示,2014年12月10日,湖北赤壁瑞通投资置业有限公司(下称“瑞通公司”)与赤壁市华兴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下称“华兴公司”)签订协议,由后者承担“赤壁·印象十五镇风情街”二期项目工程的建设。


瑞通公司与华兴公司的承建协议


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上述华兴公司将工程分为A、 B两个标段,其中B标段转包给赵元完。工程包括地下一层及地上三层,总建筑面积约14300平米,“包工包料”。


在赵元完看来,一个政府招商引资项目,自己承建的风情街只是其中“一小部分”,“总造价只有6000万,时间短,风险可控”。按照双方约定,风情街主体完工后华兴公司付85%工程款,工程验收完毕后三个月内付95%,“剩下的5个点为保证金。”


让赵元完“动心”的还有,华兴公司承诺工程完成后会按照工程实际造价支付工程款,同时“收益会比市场行情高五个点”,但前提是要垫资。“华兴公司跟我签了合同,说是跟我一起合资,我打了400万元的押金给华兴。”


于是,在没有预付款并且自己先期“垫资”400万元的情况下,2014年12月,赵元完带着首批80名工人进场施工。但事情的进展并没有像赵元完设想的那样顺利。


赵元完称,当时,他带着工人“没日没夜地抢进度”,对方承诺在2015年7月5号之前会支付1000万工程款,但“时间到了,却没拿到钱”。因为没有钱给农民工开工资,工程停了两个月。


在这期间,“华兴公司老总给我做(思想)工作说,‘工程没有完工,别人不好结算’,‘瑞通公司这么大资产,不会差你钱’。”于是,2015年9月,工程重新开工,2016年4月,工程完工。


赵元完原计划8个月完成的工程,前后花了将近一年半的时间,因为不能及时支付工资,“工人换了三四拨”。材料款加上未付工人的工资,“整个工程花了4500万左右”。


此前,为了顺利完成工程,赵元完将自己在老家崇阳县城老街上的两栋自建楼房抵押给银行贷款350万;其女儿在南京的房子卖了108万,并通过工作担保在当地银行贷款50万;与赵元完一起参与工程的姐夫抵押房产向银行贷款350万。


然而直到2016年10月25日,工程验收完毕,此前承诺支付的工程款,赵元完并没有如期拿到。“当时说没钱付,瑞通公司说没钱。”


瑞通公司与华兴公司的承建协议


在赵元完的催要下,同时因春节临近,为解决农民工工资问题,2016年12月27日,瑞通公司与华兴公司达成书面协议,承诺于2017年1月15日前,用住宅及商铺抵付赵元完工程款1500万,外加300万现金。


而据赵元完所述,约定时间到期后,承诺的300万元实际只支付了50万,而瑞通公司以住宅和商铺抵扣华兴公司4072万余元,华兴公司拿出其中四套房屋抵扣支付赵元完1582万工程材料款,“实际到账1066万余元”。


赵元完回忆称,因为农民工催要工钱,2017年农历大年三十(1月27日)当天,在当地政府部门的协调下,赤壁市劳动局拿出50万元付了一部分工人的工钱,“直接打到了农民工的账户上。”


二审胜诉又遭遇“破产清算”


那个春节过完,2017年2月,赵元完将瑞通公司起诉至赤壁市人民法院。华兴公司作为该起民事案件的“第三人”参与诉讼。


赵元完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要求判令瑞通公司立即支付工程价款2980余万元,庭审中变更为3000万元;同时要求判令华兴公司将瑞通公司支付的工程价款支付给赵元完,并按合同约定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结息。


案件审理持续了一年半,赤壁市人民法院认为,华兴公司承建瑞通公司开发的“赤壁·印象十五镇风情街”二期项目工程后,将B标段交与赵元完具体施工,名为合股,实为转包。赵元完、华兴公司享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


赤壁市人民法院于2018年7月11日出具的判决书显示,一审判决要求被告瑞通公司支付原告赵元完工程款约2452万元,并承担自2018年4月9日起至清偿之日止的利息。


因不服一审判决,瑞通公司随后上诉至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年5月,咸宁市中院终审判决要求瑞通公司支付赵元完剩余工程款2402万余元,并支付相应利息。判决给付款项限于判决书生效后十日内给付,逾期未付须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咸宁市中院终审判决书(部分)


背负“巨额”债务的赵元完在经历了两年多的诉讼官司后,原以为可以很快拿到被拖欠的工程款,没想到又要面临“瑞通公司的破产清算”。


赤壁市人民法院2019年7月23日发布的一份破产文书显示,在部分债权人的要求下,上述瑞通公司正面临破产清算。公告称——


2019年2月28日,赤壁市法院根据湖北赤壁瑞通投资置业有限公司管理人的申请,裁定受理湖北赤壁瑞通投资置业有限公司、湖北赤壁印象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进行实质合并破产清算的申请。2019年5月22日,赤壁市法院根据赤壁印象旅游商贸投资有限公司、湖北赤壁荣盛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申请,裁定受理赤壁印象旅游商贸投资有限公司、湖北赤壁荣盛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湖北赤壁瑞通投资置业有限公司、湖北赤壁印象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进行实质合并破产清算的申请。


天眼查显示,“赤壁·印象”项目投资方——湖北赤壁瑞通投资置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2月,注册资本金5000万元人民币。其中广西瑞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持股54%,另一自然人股东刘建荣持股46%。湖北赤壁瑞通投资置业有限公司全资持有赤壁印象旅游商贸投资有限公司和湖北赤壁印象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两家公司,其中前者已注销。


2019年7月30日,赵元完参加了在赤壁市一家酒店召开的债权人会议,提交了包含被拖欠的工程款和利息在内、共计约2700万元的债权申请。咨询了相关律师后,赵元完了解到,由于破产清算需要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自己被拖欠了将近六年的工程款“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拿到”。


被改变的生活


自2016春节开始,每年的端午、中秋和春节,赵元完和家人都是在惶惶不安中度过。


赶来讨要工钱的农民工,多则几十人,少则七、八人,“今天这个来,明天那个来。打骂得年都过不了。”


一份经过赤壁市劳动局、建委核实的总计13页、涉及188人的工资表显示,赵元完目前仍拖欠着农民工766万工钱。赵元完说,农民工上门打骂他,他能忍,也能理解,所以他更加迫切地希望欠款方“能不能先给一部分钱”,“把农民工工资先解决掉,别人做了事,一分钱拿不到,自己良心上过不去。”


赵元完所欠工人工资表,第一页下方写有“此单经过赤壁市劳动局、建委核实,共13张,188人”字样


因为承包上述工程,赵元完与自己合伙承包工程的姐夫,一共向银行贷款750万,利息一分二,六年过去,本金一分未还,靠向别人借钱支付利息。


“朋友都借遍了,”赵元完说,侄女曾把自己家的拆迁款拿出100万借给他还债,因为长期还不上,侄女“在心里怨恨我,现在话也不说了,叔叔也不叫了”。因为长期无法偿还贷款,赵元完已经被银行起诉到法院。


21岁从崇阳县青山镇离家外出打工,临近的嘉鱼、通城,赵元完都去干过活。靠着一手出色的木工活和泥瓦活,他成为村里的第一个万元户,“别人挣一块,我能挣三块”。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赵元完就在崇阳县城买了房。


然后就开始自己干,再后来接工程,多的时候带200多工人,因为信誉好、不拖欠工钱,赵元完的工程越接越大。2003年,他接了平生最大的工程,9层的崇阳县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部,“当时的崇阳县第一高楼,接近2000万的项目。”


如果不是承接“赤壁·印象”项目工程,“包工头”赵元完的人生可谓圆满——在小县城拥有价值千万的资产,四个儿女全部读完大学,有着稳定的工作。然而没有“如果”。


最令赵元完难过的是,当初为了承接项目工程顺利完工,三女儿卖掉了在南京的房子,并以工资抵押向银行贷款50万。六年过去,因为工程款收不回,又背负近3000万债务,赚钱后给女儿换一个大房子的承诺成了泡影。因为还不上银行的贷款,三女儿后来也丢掉了工作,无奈只好回到老家县城,借住在姐姐家。“是我害了女儿,她现在没有工作,没有房子,也找不了对象,成不了家。”


收不回工程款,赵元完没钱接新的项目。两年前,一位朋友看他日子难过,要他去帮忙照管工地,每个月给他开20000元工资。赵元完说,因为自己年龄过了60岁,“办不了保险”,最终没能去成。


没了收入来源,赵元完和老伴这几年一直靠几个儿女接济生活。因为还要替父亲偿还银行的利息和其他债务,已经成家的三个儿女还在租房住。赵元完不愿向别人提起这些,“不好意思跟别人说,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事情,他们早就买房了。”


今年中秋节,十几个农民工上门找赵元完的合伙人,也是他的姐夫,讨要工钱,争执中,姐夫被推倒,摔在石头上,“头上缝了四五十针,在医院住了半个多月。”


赵元完的姐夫兼合伙人被上门讨薪的农民工推倒摔伤


无奈之下,赵元完搬回到崇阳县青山镇老家村子里。老房子十几年没住人,厨房已经倒塌,墙体裸露,四壁斑驳,没有任何家用电器。


站在自家的老宅前,赵元完后悔当初接这个工程。“后悔又有什么用,”63岁的他感叹命运不济。自称“已经走投无路”的他,唯一的希望是能够尽快拿到被拖欠的工程款。


红星新闻记者 王震华 蓝婧 湖北咸宁摄影报道


编辑 李彬彬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标签: 项目   公司   工程   有限公司